浙江嘉兴濮院毛衫创新园外贸企业调研

辽东信息港 刘 欣2019-09-14 06:37:37
浏览

  在濮院开了几年门市后,爱折腾的梁文美又有了新的想法——“我要做全球的生意,把羊毛衫卖到外国去”。2013年,梁文美拿出自己所有的家当,成立了专营外贸生意的浙江康盈服饰有限公司。

  1个亿的“小目标”

浙江嘉兴濮院毛衫创新园外贸企业调研

  “市场波动没那么可怕,我们有实力选择优质客户。”沈强告诉记者,2016年之前,他在其他外贸公司工作时,主要接的是美国的低价订单,纯粹拼价格,毛利率甚至低到只有5%,“那时候公司欠缺产品开发能力,完全照单生产,为了多赚5角、1元钱,承担着巨大的风险,稍有风吹草动就有可能做亏本买卖。如果那时遇到贸易摩擦,破产的公司一定不少”。

  服装行业看似传统,却最要求快速反应和创新。时尚的款式转瞬即逝,更新速度极快,如果在设计和生产上做不到快速反应,就谈不上竞争能力。“以我的客户ZARA为例,它是时尚快销的典型,如果像过去打一件样衣就得花一两个月,什么潮流都过去了,价格再低,对方也不会来合作。”沈强说,依托当地完备的产业链和强大的服务能力,他的公司最快一天之内就能拿出样衣供客户选择。

  “这个价格我不做”

  对此,爱折腾的梁文美并不满足,新的计划已经破土而出。为了更加接近客户,梁文美上个月刚刚在洛杉矶注册了分公司,这样就可以在美国开拓更大的市场。

  产品竞争力强,不愁没有生意做

  阅读提示

  当记者问到,面对关税的加征,是否担心客户的稳定和利润前景时,爽朗的梁文美大声说道:“加税就加税,对我没有多大影响,我也不担心。首要的一点,我的产品款式独特,我每年花大量的费用投资在款式开发上。而东南亚国家很难做出这些款式,美国客户没办法更换供货商。”

  练就自身本领,自能化风险于无形。“我们公司的优势摆在这,国家的减税降费力度也很大,中美经贸摩擦影响不大。美国的订单本来出货期在9月,得到加征关税的消息后,客户通知我们提前发货,不走海运走空运,多出来的运费由对方承担。到最后,出这笔钱的还是美国消费者,本来卖10美元的衣服,估计会涨到11美元。”沈强说。

  20多年前,刚刚结婚的梁文美和苏明渊夫妻俩,怀揣着300元钱,离开四川老家到广州,开始了拼搏闯荡。他们在工厂织过毛衣,在出租房里摆弄过织机,在批发市场开过档口。

  “这个投资非常值得,我这批新衣服,在日本市场很受欢迎,目前已经接到不少订单了。”沈晓琦告诉记者,过几天,她会把这些样衣带到欧洲去看看市场反应。

  午餐时间,沈晓琦并没有闲着,她和从意大利米兰留学回来的妹妹对着手机屏幕,不停地“指指点点”,研究着她们的网络店铺如何能够再改进,让自己的产品和品牌打动消费者。

浙江嘉兴濮院毛衫创新园外贸企业调研

  正因为自己的产品不走同质化路线、拥有较强竞争力,所以梁文美在和客户谈判时,话语权也比较强。“我为什么不担心?第二点就是因为,我所有的外贸订单都是按‘离岸价’进行交易。也就是说,我只要把货发到上海的港口就完成任务了。上海港口以外的运费、关税等价格都和我没有关系。”梁文美说。

  濮院毛衫创新园一角。本报记者 李 哲 摄

  临近正午,沈强坐在老板椅上向外望去,落地窗外一片光明开阔,更为舒畅的是他的心情。2016年,他创办了桐乡市新迪尚时装有限公司,当年营业额为1100万元,第二年猛增到4300万元,第三年再翻一番,达到9700万元。而今年前8个月,公司营收早已突破亿元大关。

  没有接缝,只是这种机器的优势之一。“由于省去了人工套口的环节,利用一体机可以节省人力成本、缩短生产时间,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免人工操作对质量统一的影响,产品附加值能增加三分之一左右。”沈晓琦指着样品间里的毛衫说:“这些一体机生产出来的毛衫在商场里能卖到1000多元,甚至2000多元的价格。”

  代工厂能随时替换,合作伙伴可不容易寻找,角色的转变带来了话语权和议价权的提升。“原来走来样、打样、报价、生产的路子,主导权完全在客户手里。现在,我们成了多个环节的参与者,话语权自然提高了。如果对方给我压价格,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这个价格我不做’。”沈强告诉记者。

  2005年,梁文美敏锐地发现,广州市场上突然出现了一群客户,他们操着同样的口音,拿起货来数量惊人。几经打听,梁文美第一次听说了“濮院”这个浙江小镇的名字,她当即决定,离开老市场广州,到新市场濮院闯一闯天下。

  然而,隔行如隔山,一点外贸经验都没有的梁文美整整喝了两年的西北风。

  濮院毛衫创新园打造的世博原创中心。本报记者 李 哲 摄

  一周来了三拨日本客户

  “市场这么大,无论发生什么摩擦,只要产品好不愁没有生意做。我相信,1亿元的小目标,用不了多久就能实现。”梁文美大笑着对记者说:“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

  开拓新兴市场,走品牌化发展路线

  正是看到这一点,自己成立公司的时候,沈强坚决不接低质量的订单,而是靠“定向设计”立足。与原创设计不同,“定向设计”更多强调的是对客户的服务能力。

  一件毛衣,翻来覆去居然找不到一个接缝。在嘉兴华丽毛衫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样品间,记者发现,这里的毛衣正反两面都可以穿,因为衣服里外两面都没有接缝。

  走进濮院毛衫创新园的智能织造车间,记者明白了其中的原委。“传统织毛衣,是先由针织横机织出两条袖子和前后襟,然后再由套口工人手工将这4个毛衣片子缝合起来,自然就会有接缝。而利用最先进的一体成型无缝机,只要制版师写好程序,毛线一接,机器就可以织出一件完整的毛衣,一条接缝都没有。熨烫包装之后,就可以直接出货了。”华丽毛衫公司总经理沈晓琦告诉记者。

  不久前,美方针对我国出口商品实施新的加征关税措施,这其中就包括纺织行业。作为一个“古老”的传统行业,纺织业的利润空间本就有限,关税的加征对企业的影响大吗?在浙江嘉兴濮院毛衫创新园,多家外贸企业通过提升产品竞争力、拓展全球新市场、提升对客户的服务能力等方式,不仅化解了关税上涨带来的风险,还收获了更多的客户和订单。请跟随经济日报记者走进濮院毛衫创新园,一探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