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千里复工记:迎“疫”而上 只为奔赴生产一线

辽东信息港 刘 欣2020-03-27 16:59:04
浏览

  作为重庆重卡“领头羊”企业的上汽红岩复工时间经过两次延期后,最终敲定在2月20日。为了释放产能,上汽红岩一手抓防控,一手抓复工,通过包车的方式,将区域较为集中的符合健康条件的员工陆续接回重庆。部分红岩人通过骑行、徒步、自驾、自发组合打车等方式千方百计赶回重庆。在这些返岗的队伍里,也不乏“OO”后的年轻小伙。

  “行者”:千里走“单骑” 徒步11小时55公里山路

  “奋战一百天,拿下3万台。”这是工厂定的最新目标,上汽红岩总经理楼建平称,近一个多月以来,工厂已达满产。在坚持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企业正全力推动复工复产,并多招聘了1000名新员工,抢时间、抢产量、抢销量。下一步,我们一方面要加快人员返岗,另一方面要加快智能化改造。

彭顺和朋友们骑行500多公里从四川省中江县返回重庆。 彭顺供图 

翟浩步行55公里的山路从贵州省毕节市到云南镇雄。 翟浩供图 摄

  彭顺介绍,他是2017年2月入职上汽红岩的,已经工作3年了。虽然他读书不多,但经过这几年在上汽红岩的历练与熏陶,“红岩精神”已经成了他割舍不下的牵挂。厂里很多小伙伴都是离家在外,平时相互照顾,上汽红岩就如“第二个家”。

彭顺和朋友们骑行500多公里从四川省中江县返回重庆。 彭顺供图 摄

  “因生产员工特别是熟练的老员工一直紧缺,厂里各车间班组长每天都在询问有没有回重庆的员工。”已有2年工龄、家住贵州省毕节市的翟浩说,“虽然困难重重,但工厂需要我,我不能再等待,一定要赶回去。”

  跟彭顺一样,作为“00”后年轻小伙的翟浩也经历了一场非同寻常的复工之旅。因为封路、交通工具停运等防控措施,翟浩接到工厂复工的消息时却是寸步难行。

  路上吃完预备干粮,若是肚中实在饥饿,翟浩就买些小零食草草果腹。“一路监管比较严,许多商店怕感染都没有开门,难得遇到一家正常开业的。我也要赶时间,路上怕摸黑,第一次走心里也没有底,早到早放心,等赶到镇雄已经晚上8点多,之后才找到回重庆的车。”从未如此长途跋涉的翟浩告诉记者,他唯一的信念就是坚持向前。

  随着2月下旬新冠疫情防控形势的持续向好,重庆一批重点企业复工复产也随之展开。这些企业的不少务工者来自川、贵、鄂,复工后受交通管制和返工人员隔离的影响,人员紧缺成为企业复工面临的一大难题。

  “我从上午10点背上一个装着干粮和水的背包就出发了,山路崎岖不平,走一会歇一会,脚底生疼。之前虽然去过镇雄,不过是坐车,从来没有全程步行过,大致知道从家去镇雄的路线。因为是步行,所以一路上哪里近就走哪里,完全是凭记忆,也没有导航,实在记不得,也没什么办法,只有朝着大概的方向走。”

  “往年总是嫌春节假期太短,可今年因为疫情影响,复工时间一再推迟,我确实在家待不住了,盼着早日复工。”家住四川省德阳市中江县的“00后”彭顺告诉记者,在接到工厂复工的消息后,他第二天就去办好了健康证,收拾好行囊,打算和朋友们骑摩托车返回重庆。

  让他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绕行乡间小路,摩托车倒在路边的泥坑里,幸好人没事,他和朋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车子扶起来。

  按照往常骑车经验,彭顺从老家到工厂大概近300多公里的路程,一路骑摩托顶多花费五六个小时即可到达。因受疫情影响,很多以往能正常通过的道路都设有防疫卡点,而彭顺也遭遇多次被劝返。

  “骑手”:坚定前行方向 冒雨绕行近500公里

翟浩步行55公里的山路从贵州省毕节市到云南镇雄。 翟浩供图 

  谈及为何为了复工这么拼?彭顺坦言,“他们在工厂上班都是按班组分工,集体荣誉感很强,就像一个大家庭。听说厂里复工,大家都需要我,我无论如何也要尽自己一份努力。”

  与时间赛跑:奋战一百天 拿下3万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