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6日:民间援助如何走上国际舞台?

辽东信息港 刘 欣2020-03-27 09:13:49
浏览

  清明节将至,武汉开放了各殡仪馆领取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去世人员骨灰。财新记者在现场看到,汉口殡仪馆里排起了近200米的长队,逝者亲属等待领取骨灰,类似的排队现象在各殡仪馆和公共墓地出现。汉口殡仪馆工作人员表示,之所以许多逝者亲属需要等五六个小时才能排到号,是因为他们之前没有预约,殡仪馆的骨灰太多,人手不足,寻找需要花很多时间。

  复工复产进行时。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向好,餐饮等生活服务消费回升。3月26日,商务部召开线上发布会,据商务部监测,餐饮、住宿、家政企业目前的复工率分别达到80%、60%、40%左右。而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2月餐饮收入同比下降43.1%。(参见:商务部:餐饮企业复工率达80% 餐饮消费比2月最低点回升30%)

3月26日:民间援助如何走上国际舞台?

  截止3月26日,武汉市官方公布的新冠病毒感染确诊人数为50006人,死亡人数2531人。当地一位三甲医院急诊科医生介绍,在疫情期间,尤其是1月下旬至2月上旬的20天里,由于核酸检测不足,其医院同期有几乎与新冠肺炎确诊死亡病例数量相当的疑似病例去世,至于在家中死亡及其他非新冠死亡病人的具体数字,只有街道及民政部门掌握。(参见:武汉开放骨灰领取 汉口殡仪馆逝者亲属排起长队)

  “疫情作为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让我们意识到没有一个国家、一个机构或者一个人能够置身事外。由于政府及其部门在国际援助中的局限性,慈善组织为代表的民间救援的特殊价值:基于国际人道主义的救援更为纯粹,影响力更为持久,这也导致在国际援助中,民间慈善要比政府援助更容易获得肯定和认同。”北京大学非营利组织法研究中心主任、财新专栏作家金锦萍撰文写道。

  民航局再次“收紧”航线。根据民航局3月26日的发布的消息,国内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任一国家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条航线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外国每家航空公司经营至我国的航线只能保留1条,且每周运营班次不得超过1班。(参见:民航局:国内航企至任一国家航线只留一条)

  “短时间内控制住了疫情,提高了治愈率,降低了病亡率,这是中国科技界取得的重要成果。但是,中国科技抗疫的经验是什么,我个人认为,现在还没有到总结经验的时候,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探索。”3月26日,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参见:科技部副部长:还没到总结科技抗疫经验的时候)

  防范境外输入的压力增加。截至3月25日24时,全国累计确诊病例81285例,比昨日新增67例,均为境外输入病例;累计死亡3287例,比昨日新增6例;重症病例1235例,比昨日减少164例;累计治愈出院74051例,比昨日新增401例。新增疑似病例58例,均为境外输入病例。(参见:全国新冠累计确诊81285例 境外输入达541例)

  中国民间力量一直在设法积极进行对外援助,但渠道并不十分畅通。主要的援助渠道,还是中国政府和官办慈善组织。3月26日,外交部副部长罗照辉在发布会上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向80多个国家,以及世卫组织、非盟等国际和地区组织提供紧急援助,包括检测试剂、口罩等医疗物资。中国政府还向世卫组织提供了2000万美元捐款,支持其开展抗疫国际合作。(参见:中国已宣布向8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援助)

  武汉“解封”脚步逐渐加快。根据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区疫情防控组,截至3月26日,武汉无疫情小区累计数量6893个,占比97.1%;无疫情社区累计数量1136个,占比80.8%。

  更多研究揭示新冠肺炎的传播特征。《柳叶刀》子刊3月23日刊发的一篇论文显示,新冠患者在发病初期病毒载量即出现峰值,这意味着许多新冠患者在处于轻症状态时,可能已无形中成为了巨大的移动“病毒源”。3月25日,钟南山发表了类似观点。他表示,病人在发病早期,具有更高传染性,要格外注意境外输入的病毒感染者。(参见:袁国勇最新研究:新冠患者发病初期病毒载量即达峰值)

  【财新网】(记者 丁捷 综合)新冠肺炎在海外持续蔓延,近200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确诊新冠超39万例,不少国家出现大批医护人员感染,医疗物资短缺。中国向疫情严重国家和地区派遣人员进行国际驰援,大批医疗物资源源不断发往海外疫区腹地。而在此前,沈阳杨妈妈粥店分店门口,悬挂“庆祝美国和日本疫情”的横幅,遭到口诛笔伐,涉事店长已被刑拘。病毒无国界,疫情面前,没有哪个国家能偏安一隅、独善其身,而各家自扫门前雪、甚至以邻为壑的价值观并不能代表中国舆论的主流。

  但她也表示,整体而言,中国慈善组织“走出去”的整体能力不足,只有为数不多的人道主义组织和慈善组织跻身这一行列。由于国情限制、舆论氛围、自身能力和经验不足等因素,实现国内基金会的国际化战略目标尚待时日。中国在国际援助方面,目前尚缺乏理念引导和有效的秩序提供,同时在公众的认知与社会倡导方面也尚有很长的路要走。(参见:金锦萍:疫情应对,民间救援当为国际救援主要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