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外交从“站起来”到“强起来”

辽东信息港 刘 欣2019-09-26 02:21:31
浏览

  未来,中国外交要把握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航向,顺势借力,为“两个一百年”尤其是第二个百年目标主动塑造外部环境。

  1949年新中国成立,揭开了中国历史和中国外交的崭新一页。

  纵观七十年历程,新中国外交经历了从“站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历史巨变。

  从“艰辛探索”到“积极引领”

中国外交从“站起来”到“强起来”

 

  七十年新中国外交波澜壮阔,可大致分作两个阶段。

  前半期从1949年到1978年,是在“战争与革命”时代主题下的艰辛探索,又包括三个小阶段:从新中国成立到1950年代的“一边倒”;1960年代的“同时反两霸”;1970年代的“一条线”,主动运筹中美苏“大三角”。

  后半期从1978年到2019年,对内服务改革开放,对外追求和平发展。其亦包括三个小阶段: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改革开放新时期,1980年代正式确立起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1990年代与2000年代前后二十年左右的“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外交进入“开拓创新,主动塑造、积极引领”的新时期。

  总的来看,七十年新中国外交的前半期和后半期,既是差异明显的两个阶段,各自具有不同的内外因素,即一分为二;也是一个统一的整体,两个阶段均致力于维护新中国的主权独立、致力于对外主持公道和追求进步,即一以贯之。

  大国是“关键”,周边是“首要”

  七十年新中国外交激浊扬清、兴邦济世,取得了多方面历史性成就。

  一是理念先行、思想先导,以先进理念推动国际关系进步进化。先后提出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一系列外交新理念新思想,有力促进国际公平正义和国际关系民主化,为当代国际关系推陈出新、升级换代做出了重大思想贡献。

  二是主动运筹大国关系,确保战略回旋空间。大国是“关键”,中国外交始终根据国际格局演变与自身发展需要,适时调整同主要大国的关系,在总体上确保了战略主动。

  三是着力塑造周边环境,打造地缘战略依托。周边是“首要”,新中国历来重视周边外交,注重睦邻友好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提出“亲诚惠容”的新理念,强化主动塑造,防止了喧宾夺主,赢得了中、美、邻三方博弈的主动权。

  四是注重与发展中国家团结互助。团结依靠广大发展中国家是中国外交的优良传统,也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独特优势。

  五是维护多边主义国际秩序,引领全球治理。自1971年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积极参与和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全球多边机制,国际制度话语权显著提升。

  六是经济外交成效卓著,助力中外共同发展。经济外交既是七十年新中国外交中的“后来者”,又是“重头戏”,有力促进了国内经济建设大局,同时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重要“玩家”,更以“一带一路”助推世界与地区发展。

  七是安全外交开拓创新,有力捍卫国家安全与领土完整。新中国外交始终服务于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捍卫民族尊严,致力于促进地区安全与世界和平。

  八是积极开展人文交流,增进中外相互了解。同各国在社会与民间层面加强沟通交流,倡导文明对话,阐释中国理念和讲好中国故事,打造官民并举、多方参与的人文交流新格局。

  新时期中国外交大有可为

  展望未来,中国外交将在七十年历史成就与宝贵经验的基础上,不忘助力民族复兴的初心,牢记兼善天下的使命,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再创辉煌。

  我们要把握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航向,顺势借力,为“两个一百年”,尤其是第二个百年目标主动塑造外部环境。

  当今世界正处于国际秩序(权力及责任分配)“新陈代谢”的过渡期,多极化与全球化大势面临“美国优先”与民粹主义等的严峻挑战,失序乃至无序现象明显增多,危机频发成了国际关系的“新常态”。

  对此,中国外交应在业已抓住本世纪“头二十年”重要战略机遇期的基础上,面向第二个百年目标,趋利避害,弘扬义利兼顾、德力俱足、兼善天下的中华“务实王道”,努力塑造新的战略机遇期,更好助力民族复兴和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陈向阳(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执行所长、研究员、博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