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科学岛”背后的江淮创新潮(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推动高质量发展调研行)

辽东信息港 刘 欣2019-11-11 07:06:55
浏览

  设想极超前,可究竟要几代人才能实现?匡光力坦言当年看不透。而在科学岛,当时核聚变领域的研究基础薄弱,听闻引进了这么一个废装置,岛上有的科学家伤心落泪,“自主申报的项目被拿下,弄来一个烧钱的废铁?”

  那一年,38岁的刘青松成为全省重大新兴产业工程中最年轻的企业牵头人,他颇为感慨:“推动高质量发展,政府敢于用人,才能让真正有创新意识的企业跑到市场前端。”

  培育产业创新的“土壤”

  岛内与岛外的连接,恰如照进太阳的一滴水——

  故事要从上世纪90年代初说起。

  “来可以,我要用人自主权,团队组建我来招人。”刘青松讲条件,匡光力二话没说,“成交!”

  刘青松和他的6位同学,在岛上组建起专攻生物医药、生物细胞工程的研发团队。

  这条路,融进了安徽抢抓原始创新的决心:这些年岛内研究所从4家扩至8家,政府盖楼批地,建人才公寓,让研究人员拎包入住。去年8月,“聚变堆主机关键系统综合研究设施项目”进入最后一轮“竞标”,答辩现场,省长李国英力陈项目落户安徽的优势,并拿出省政府红头文件,“经费国家拨款不足的部分,我们一揽子兜底!”

  “源源不断产生清洁能源?早着呢!”匡光力讲得很坦率,但已不见当年的迷茫,“科学构想的实现任重道远,但我国热核聚变技术已走在世界前列,立足基础研究、锚定国际前沿创新的路子走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