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

辽东信息港 刘 欣2019-07-14 12:58:36
浏览

  罗家山村位于山西临县。山峁相连,沟壑交错,村子就“长”在那圪梁梁上。村里地虽少,土虽瘦,但也并非养活不了人。

  

“攀

  心气理顺了,干事创业更齐心。

  “村里正谋划发展红枣加工、乡村旅游,路不通可不行。”张福荣说,“镇里支持40万元,在外打拼的老乡筹集一部分。钱不愁了,可修路要占地,就怕村民不乐意。”

  “樱桃好吃树难栽,幸福生活等不来。”罗家山村的变化再次说明了这个道理!

  罗家山村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闹忙景象。一大早,在村口门楼下,迎头遇到村民王玉莲和她的劳动小分队。小分队这天的任务是刮树皮,帮枣树驱虫。“我们要从山这头刮到那头,人均28棵打底。”

  “大部分贫困群众已经从‘要我脱贫’转向了‘我要脱贫’。”张建国说,接下来要升级成“我有本事脱贫”。这就需要培育贫困群众发展生产和务工经商的基本技能,让他们干事创业有能力,才能更有底气。

  罗家山村有能人。今年42岁的张福荣和36岁的张艳兵,村里生、村里长,在外奋斗多年,小有积累。

  能人一带,红枣生金。见到效益,贫困户的心热起来,手也就动起来了。

  如今的罗家山村,山上有枣树、树下有蔬果,村里有了人气,贫困户的日子有了起色。去年全村人均收入已近5000元。

  专家到村里来讲枣树管理,可课上热闹,课下静悄悄,照做的寥寥无几。为啥?王化耀撇撇嘴:“按专家说的干,钱不少花、工不少费,本来就没啥家底,红枣又卖不上价,谁敢冒那险?”

  有了这些老人作榜样,村里家家户户收拾得干干净净,门口的柴火堆得整整齐齐。村民们还主动投工投劳,立起了村口的门楼,整修了废弃的小学校舍,平整了村里的文化广场,建起了民俗小院。眼下,整洁的村容让每一个来罗家山村的人都由衷地称赞。

  有的不敢“攀”。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我们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当前,全国剩下的贫困人口尚有1600多万人,都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这些人的脱贫工作,是难啃的硬骨头。那么,攻坚“坚”在何处,如何去攻?人民日报推出“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脱贫攻坚乡村行”系列报道,讲述一个个生动鲜活的故事,对破解各种难题进行深入思考。

  还要靠红枣!可路子得变。

  “合作社的岗位成了香饽饽。”张福荣说,针对岗位需求,合作社建立种养管护队、植树造林队、基建工程队、农产品加工队,全部由村民根据自身情况,自愿选择参加。

  脱贫的“梯子”放到面前,他们为啥不攀爬

  激发贫困群众内生动力,关键就在“激”。临县扶贫办副主任李建军说,“激”要找对方法。简单发钱发物,难免会让部分贫困群众滋生“等靠要”心理。创新扶贫工作方式,才能把贫困群众的心焐热,才能有效激发他们的脱贫意愿和干劲。

  可在罗家山村,当护工的人很少。村民李建梅家里生活困难,扶贫干部给她介绍护工工作,没想到她摆摆手,拒绝了,“伺候人的活,没日没夜的。再说,护工得有技术,俺哪会。”

  有的不愿“攀”。

  “梯子”不是没有。三交镇党委书记贺向亮说:“贫困群众想发展产业、就医治病、危房改造,都有帮扶措施。”

  缭绕在房前屋后的伞头秧歌唱出了新调调,“阳春三月春满园,田间劳作不得闲,待到红枣挂满树,邀请客人来尝鲜。”  

  “村里能出去的都出去了,就剩下我们这些没本事的、干不动的。”回忆起那段清苦的时光,张来喜说,好日子是啥样,梦也梦不到。“当了贫困户,干部给送钱,挺好。自己瞎折腾啥,越折腾越穷!”

  “早饭:面条、鸡蛋、小菜;晚饭:稀饭、馍馍、炒菜……”这是罗家山村老年集体食堂的菜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