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人最后的退路:转行卖保险?

辽东信息港 刘 欣2019-07-14 16:00:34
浏览

  此外,为了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各大保险公司也在尝试进行一些人才鼓励计划。

  2018年,TVB拍摄了一部“保险理赔”题材电视剧。 来源:爱奇艺

  据楠楠观察,转行到保险行业的大多是已婚有娃,需要在家庭和工作上做出一些平衡和取舍,也有少部分是面临职业上瓶颈期,这时保险行业就会被列为备选。

  事实上,保险行业正在试图撕去自己给公众留下的“低端”标签,首先就是抬高入行门槛。

  2017年12月,她一边怀孕、一边瞒着公司做起了兼职保险销售。孕晚期Amy外出不便,签单都约在她家楼下,一单一单的签单也让她对保险行业信心倍增。半年后,她正式辞职,成为了一位专职保险销售。

  随着中产配置保险的意识提高,更多人开始主动为自己和家庭成员配置保险。2018年发布的《中国保险消费者白皮书》显示,保险消费者2017年人均保单2.89张,其中25-30岁人群占比21.4%,可见逐渐成为消费主力的90后的保险意识也在觉醒。

  彼时,她所供职的媒体不断传来要停刊的消息,Amy被迫开始为自己寻找新的方向。财经记者出身的她先跳槽到了彼时风头正劲的VC(风险投资)领域,在一家VC做投后服务和品牌宣传。

  职场、家庭两头都要顾,成为30-40岁女性必须面对的问题,而提供给她们的职场选择并不多。

  不过很快,她也调整了心理状态,“对方从内心抗拒,可能不是抗拒我,抗拒的是保险,所以他也会避免这种见面的尴尬。”楠楠对于这种情况也表示理解,“况且在一线城市,每个人都忙碌地连轴转,在北京能花一个小时洗个头出来见你的朋友,那都是真爱,是不是?”

  2018年,嫣然离开了从事11年的会展行业,每天7点出门上班、9点到家,职场螺丝钉的生活让她感到厌倦。“传统行业里,什么时间做什么职位,拿多少薪水,你基本上可以有预期,就那么多了,但是在保险行业还是有一个挑战高度的可能。”

  楠楠也听说过有保险销售为了做业务,没事老跑去朋友家里,一坐坐半天呆着不走。“沟通的基础是互相尊重,如果这样做,对方感受不到我对他的尊重,哪怕泡了半年一年,在没有得到他的信任基础上,是不可能有成交机会的。”

  收入也是这些高端人才在求职中考量的重要因素。保险代理人的工资收入有三部分构成,津贴、奖金、佣金,如果发展了新人、带了团队,还会有团队提成。根据每份保险险种不同、缴费时间长短和保费不同,确定了佣金提成比例,平均算来,第一年保单佣金比例约30%,之后逐年递减,一般第五年为止。

  转行

  过去很长时间以来,保险销售的受教育程度偏低,销售方式也相对简单,先从亲朋好友熟人发展。

  淘汰

  迈向高端

  王萍也有过短暂的保险代理人经历,她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自己在“干保险”的几个月里,几单业务都是亲戚签的。第一个月表姐给孩子买了份意外险,弟媳也买了一份重疾险,总算是“开了张”。第二个月她开始向朋友谈及自己做保险,并约朋友出来见面细聊,在她亮明来意后,朋友们都表示暂时不打算买保险。

  Amy也遇到过家人的反对,她的爸爸觉得保险行业不如原来做记者体面。“我换工作不会参考别人的意见,既然做了,我认为我最懂,他们都没有我懂。”

  楠楠解释说,由于大部分保险公司并非普通公司的合同雇佣制,而是代理人制度,相当于和公司是合作关系,因此没有固定工资,也没有社保,都需要个人去解决,所以保险公司会有各种形式的业绩津贴补贴给新人,综合起来和普通公司提供的五险一金基本持平。一年以后,在拥有一些经验和基础后,剩下的业绩就要看自己的个人能力。

  “这叫缘故市场。”嫣然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解释说,在保险行业中,新人通常都是从缘故市场做起,也就是拓展你所认识的人,开的第一单往往都是熟人。

  “有个东北小伙子,之前是个摄影师,是被自己的老客户介绍来的,干了半年就走了,他说要回老家开摄影工作室。”楠楠谈起这位前同事,还有些惋惜,“其实干的不错。”和楠楠一起参加优才计划培训的近100人,很多人还没来得及认识就走了。

  Amy所在保险公司规定,新人要在前三个月开两单。“听起来不是特别难,但是也会淘汰掉不适合的人。”Amy认为,有些人仅仅是想来看看,或者是没有找到合适工作,就先试试看,其实保险工作适合一个综合能力比较强或者学习能力比较强的人,这点非常重要。

  嫣然介绍说,其所在保险公司在人才选拔方面有着严格的要求,要求大专以上学历,在北京工作五年以上,年收入10万元以上。接下来还要接受测评看是否适合这个行业,之后还有三轮面试。这些都通过后,还要经过严格的培训,培训不能迟到早退和请假。

  《2018中国保险中介市场生态白皮书》数据显示,当前的保险营销团队中,有40.9%是从业不满一年的新人,再考虑大量从业不到一年就自动脱落的新人,中国多数保险公司的营销人员一年留存率在30%-35%之间。这也就意味着,大约有70%的人,在加入保险公司后的不久,就彻底离开了保险业。

  保险代理人与保险公司签订的是代理合同而非劳动合同,以佣金收入为主,且绝大多数无底薪和社保福利,这使得保险代理人缺乏归属感;此外,市场竞争激烈、管理考核严苛、培训培养缺乏,代理人生存压力巨大,更难言职业安全感。

  中新经纬客户端7月14日电(魏薇)中年人的朋友圈里,有两类朋友几乎是无法避免的,一种是做微商的,还有一种则是卖保险的。前段时间,有个段子调侃道,媒体人的转型路径是媒体-PR-自媒体-微商-保险。其实不仅是媒体人,人到中年,很多人都有千百个理由想要转行,但转到哪行是无数职场人都在思考的问题,保险行业成为他们的选项之一。

  一边是忙碌又处于瓶颈期的工作,一边是需要陪伴的孩子,楠楠内心反复“撕扯”,但她坚定认为“这种状态不是我想要的”,楠楠说,她想要的是“时间自由”。

  比如楠楠所在的保险公司推出了“优才计划”,符合优才计划的人才入职公司后可以享受一年类似于底薪的津贴待遇。

  落差

  10年前,刚毕业的Amy一头扎进媒体圈,从一家媒体跳到另一家媒体,变的是供职的单位,不变的是记者这份职业,这一干就是10年。百度百科的介绍中,她的照片自信阳光,作品长长一列。

  东方财富的一篇研究报告《一文读懂中国800万金融从业者:收入学历年龄大揭秘》指出,金融业中几大细分行业从业者的学历水平大致为:公募>证券>期货>银行>保险。保险行业的高端人才数量在金融行业中排名垫底,难道是客户的银行和基金理财需要比保险理财、风险规划更重要?还是高净值人群和中产阶级不需要更专业的保险知识讲解?

  “我的时间更自由,家里有任何事情都能参与,比如家人生病或者孩子需要照顾,所有事情都可以投入,同时收入也不错,家人的观念就会发生改变。”Amy自认为对现在的生活状态很满意。

  “那时VC很火爆,一个公司搜个点子就能融到钱,但是随着整个大环境改变,风投的热度逐渐消退,能够做起来的项目越来越少,VC的生存也面临困境。”Amy再次想到了转型,“经历了两个行业的衰退,我意识到在下降的船上个人再努力也就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