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经济”浪潮下的北京午夜

辽东信息港 刘 欣2019-08-16 04:52:43
浏览

  “夜间经济”浪潮下的北京午夜

  “夜间经济13条”颁布,打造“夜京城”地标、推出深夜食堂、策划“文化IP”,公共交通服务的配套完善都被提上日程

  北京等夜来

  立秋赶走了酷暑。

 

  在北京,这座行色匆匆的城市里,人们没有立即注意到延长运行的地铁、延长打烊的商铺、延长收摊的夜市和延长闭馆的博物馆。

  每天清晨,人潮从四面八方向城市中心聚拢;每天傍晚,又从城市中心向东南西北散去。在这座有着超过两千多万常住人口的都市,通勤的人们像潮汐一样,遵循着特定的时刻,浩浩荡荡。

  嘴里戏谑着“996”的年轻人,真正脱离职场、属于自己的时间大多在夜晚。而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调侃着:北京没有夜生活。

  七月中旬,肯德基的“川香燃辣撸串桶”和“香卤系列”上线,从上午供应至凌晨5:44。首批开售的城市共十个,上海、成都、重庆、哈尔滨……没有北京。网友开玩笑:因为北京睡得早。

  在互联网上,有人说北京街头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屈指可数,也有人用两幅油画形容对北京的印象,白天弓着腰拾穗,晚上倚靠在沙发上。配文写着:白天搬砖好心酸,夜晚只想葛优瘫。

  最近几天,结束了在北京为期半年的实习,90后姑娘小梁打算启程去广东了。

  她在一所北方城市读大四,几年时间里,借由长长短短的实习机会,先后去了潮州、武汉和北京,一边工作、生活,一边偷偷打量这些陌生城市。

  最喜欢的是潮汕地区。2017年夏天,她和七八个同学一起南下做暑期实践,住在老城区,附近有许多菜市场、糖水店和大排档,稍一流连,就到了深夜。用小梁的话说,“感觉外面那么热闹,待在屋子里就是罪恶。”

  她的手机里至今依然保留着那时候的照片,凌晨的街道灯火通明,大大小小的海鲜铺在冰块上,泛着银光。每天的晚饭时间,他们都只是简单吃点,留着肚子给深夜的大排档。在烧烤和砂锅粥的环绕下,一坐就到凌晨,“很杂乱,很喧闹,但是也很有生活气息,很有人味儿。”

  那段时间养成的习惯,到北京后不知不觉被改变了。初来乍到,小梁照例在深夜掏出地图,看看附近有没有吃夜宵的地方,却发现许多餐馆已经打烊了,通宵营业的便利店也远在几公里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去处,时间久了,便也习惯了在出租屋里刷手机、看书度过夜晚时光。

  不过,最近,总被调侃“没有夜生活”的北京,开始着力把“夜间经济”摆到了台面上。7月12日,北京市商务局印发《北京市关于进一步繁荣夜间经济促进消费增长的措施》,被简称为“夜间经济13条”。

  其中,打造“夜京城”地标、推出深夜食堂、策划“文化IP”等均有提及,公共交通服务的配套完善也被提上日程。

  有媒体嗅到了政策的新气息,发布文章说:北京等夜来。

  “深夜食堂”

  夏秋之交的北京,夜幕在七八点钟开始落。位于北京中轴线上的前门大街迎来了它一年中最热闹的时间段,和其他商区相比,这里的茶器、汉服、文房和字画更密集,别无二致的是,四处挤满了前来旅行的游客。放暑假的孩子们让街区的音量提高了好几度,有的被父母拉到全聚德门口合影,有的逐个摸路旁的喷泉,有的在旗袍店里唱《夜上海》。

  大栅栏西街的保安,下班时间从晚上10点钟延长到了11点,“维持秩序”的工作大多数时候无所事事,他靠在路边,看外卖员抢单。

  40多岁的外卖员入行一年了,白天,送出一单外卖可以给他带来四五元的收入,晚上则涨到五六元,如果熬到零点后,一单还能再多赚两三块钱。

  夜里10点,徐佳(化名)和男朋友穿过南锣鼓巷,钻进了震颤酒吧。这是她来北京实习的第一个周末,体验酒吧,列在北漂愿望清单的首位。

  就着一杯马提尼,听完了好几首《还珠格格》经典曲目。酒精和旋律“回忆杀”,促着年轻情侣聊起各自的童年经历,这样的瞬间对暂时结束异地恋的恋人而言显得珍贵,徐佳觉得有点“上头”。

  十一点钟左右,酒吧开始迎来最热闹的时刻,五道营的胡同也在这时开始苏醒。酒吧之外,服装店、饰品店、餐馆也在暮色降临后陆续开门,标着“特价”的小东西被搬到最显眼的位置,注视着边走边自拍的女孩子和吵着吃冰激凌的小朋友。

  以前,人们说,到了晚上,北京只有簋街、工体、三里屯值得一提。如今,越来越多的“深夜食堂”给北京的夜晚提供了更多的去处。

  合生汇商场的灯光已经开始渐次熄灭了,一部分年轻人钻进了回家的出租或地铁,“夜猫子”们则转移到了地下一二层的21街区。

  这个出生于去年5月的“深夜食堂”如今已经有超过200家店铺,接近凌晨,兰州小吃店里的鸡蛋牛奶醪糟已经卖没了,钵钵鸡的摊位前挤了四五个人,奶茶店老板不紧不慢地给两个正吹牛的男孩子榨西瓜汁,年轻的情侣怀里抱着新抓到的娃娃。

  他们大多年轻,和朋友、恋人围坐在一起,制造这座城市夜间的最后一重喧嚣。

  距离合生汇5公里外的世贸天阶也做起了夜晚的买卖。十余顶帐篷分成两列,支起在露天的空地上,中间排布着五十多张桌子,烧烤、串串、小龙虾、啤酒,进入到五湖四海的肚子里。

  头顶是北京渐深的夜色,还有世贸天阶标志性的电子屏,幻动的灯光给食物洒上不同颜色的霓虹,许多人拿起手机,拍了下来。

  世贸天阶的北侧,紧挨着就是北京第一条延长营业到凌晨2点的商业街中骏世界城。110米长的主街,三十余家商铺分布在两侧的三层楼上,从7月1日起,它们的营业时间全部延长。

  这里不缺少顾客。调研数据也在悄无声息地显示着这里作为CBD的荣光——三公里范围内,总人口达到196万人,世界五百强占283个,纳税超过1亿的企业147个。77%的消费者是附近白领,他们中的大多数年龄集中在25到33岁之间。

  傍晚七八点,二十多辆白色小车出现在街道一侧,售卖茶具、饰品、或是卤味,她们在“夜间经济”的政策背景下出生,也有着极为应景的名字:夜之光市集。

  店铺的外摆桌椅陆续坐上了顾客,你能见到深夜应酬的年轻人,能见到喝酒聊天的情侣,也能见到凌晨一点戴着耳机打王者荣耀的小姑娘。

  30多台客流计数器见证了“夜行者”们的印记。从7月初的深夜食堂项目开展以来,各门店晚上十点到次日两点的总客流近9000人。

  营业时间延长后,“硬件”们最先体验到“加班”的感受。以往10点钟熄灭的灯光如今亮到凌晨2点,与之作陪的还有空调、电梯以及LED屏。为此,商区的工程部增加了5个人手,不仅电需要维护,排水、门窗的保修也被划分了任务。保洁和保安人员明显增加,他们穿着制服出现在街区和内场,和空调、电梯一起下班。

  到八月初,额外的营业时间让商区增加了80万元左右的额外支出。但收入也同样显著。

  文化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