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巴山区谱写脱贫攻坚奋进歌:敢叫天地换新颜

辽东信息港 刘 欣2019-11-11 11:23:07
浏览

  巴中位于川陕两省交界,所辖5县、区是革命老区、边远山区、秦巴山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三区叠加”的典型,2013年全市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4.45万户、49.43万人、贫困村699个,贫困发生率16.3%。巴中市委书记罗增斌介绍:“近5年来,包括凤凰包村在内,巴中共有598个贫困村退出,全市累计减少贫困人口43.7万人。”

  城口县地处渝川陕交界、秦巴山区腹地,常住人口不足20万。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看病难成为贫困人口的一大“心病”,有病治不好,不得不跑到数百公里外的大城市看病,患者县域内就诊率一度仅有60%左右。

  新华社西安11月11日电 题:敢叫天地换新颜——秦巴山区谱写脱贫攻坚奋进歌

  “户种扫帚三亩半 当年越过贫困线”

  凤凰包村党支部书记张剑鹏说,过去村民居住分散、土地浪费严重,2013年通过修建集中居住区,不但改善了村民的生活条件,还提高了土地利用率。“一些没有能力建房的贫困家庭,住进了由政府修建的免费廉租房,大大减轻了他们的负担。”

【编辑:黄钰涵】

  新华社记者

  这一改变,离不开“铁扫帚大王”胡朝柱,他创办的恒达扫帚专业合作社年产各类扫帚500万把,合作社常年吸纳近百名贫困群众务工,人均年收入2万元。在合作社的带动下,黄土梁村2017年从贫困村名单“出列”。

  自然环境恶劣、产业支撑能力弱,是制约秦巴山区发展的瓶颈性因素。找准了“病根”,就要精准施策,通过强有力的举措解决顽疾。

  地跨陕西、四川、重庆、河南、湖北、甘肃等多个省、市的秦巴山区,是全国十四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中贫困程度深、贫困人口多、贫困发生率高、脱贫任务重的地区之一,曾被称为全国除“三区三州”外的“贫中之贫”“困中之困”。脱贫攻坚战役打响以来,地处秦巴山区的干部群众,以“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勇气与毅力,用“敢叫天地换新颜”的冲劲与豪迈,谱写了一曲感天动地的脱贫之歌。

  王元花说,江苏一家企业在坪垭藏族乡开办了扶贫车间,村里300多人成了产业工人。“3个月的培训让我学会了制作布拖鞋的手艺,底薪加计件工资令我每天只要工作8小时,一个月就能拿到3000元左右的工资。这是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

  “我种了五六年的铁扫帚,一亩地种农作物一年赚不到1000块钱,种铁扫帚却能赚近3000块!”湖北省郧西县观音镇黄土梁村贫困户王绍彩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户种扫帚三亩半,当年越过贫困线。”这是王绍彩和周边12个乡镇8000户铁扫帚种植户的真实感受。

  记者从陇南市扶贫开发办公室了解到,近年来,当地以产业扶贫、旅游扶贫等推动脱贫攻坚,通过培育油橄榄和中药材等特色产业、发展劳务输出和乡村旅游促增收,使贫困人口由2013年底的83.94万,减少到2018年底的18.43万。

  2018年,在“两不愁、三保障”政策的帮扶下,王元花和住在深山的5731名村民一起搬进易地扶贫安置区的藏式小楼。记者看到,这里学校、医院等基础设施已经建起,小楼里电冰箱、洗衣机、电视机、燃气灶等家用电器一应俱全。

  53岁的张德仲是第一批搬入新居的村民,坐在崭新的二层小楼里,他一边吸烟一边感叹:“我家在凤凰包住了一辈子,以前的土坯房冬天透风,雨天和泥,家里坛坛罐罐都要用来接漏雨。要不是党和政府统一规划建新居,我这辈子哪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

  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自然环境曾是两河口村发展的最大障碍。“其实,山里的宝贝不少,茶叶、木耳、天麻、香菇等几十种特产,品相好、质量高,但受环境制约,产量太少。”赵波说,“2018年10月,我们村引进大棚香菇种植,但山里电压偏低,大棚电辅热设备没法使用。让人没想到的是,汉中供电公司很快更换了大容量变压器和粗截面导线,解决了我们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