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才能院士:非常规油气发展需要“非常规”人才

辽东信息港 刘 欣2020-02-15 14:40:59
浏览

《中国科学报》:在页岩气的消费层面,你认为“十四五”期间将会发生哪些变化?页岩气将在我国能源结构中发挥怎样的作用?

邹才能院士:非常规油气发展需要“非常规”人才  

非常规油气技术需要进行全面科技攻关、全面部署,进一步梳理政策支持措施,加大财政补贴力度。

邹才能:我们非常规油气有很多种类型,需要对各类非常规资源全面布局,对所有资源类型加大科技攻关及理论创新的力度,加大投入来提升总体非常规油气的产量。

近年来,非常规油气成为全球油气储产量增长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资源重要性不断加强。世界石油工业正在进行一场从常规油气到非常规油气的“黑色页岩革命”,占资源总量80%的非常规油气成为关注焦点。

《中国科学报》:你认为“十四五”时期非常规油气最应该在哪些方面继续作出改革或改变?这样的改变将会对油气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邹才能:2018年,我国能源综合对外依存度是19%,主要进口能源类型是原油和天然气。保障我国能源供给安全,就必须关注“四大领域”:第一,依靠“洁煤稳油增气”,推动煤炭清洁化和集中化利用,加大油气勘探开发力度,提升化石能源清洁化利用和持续增长,保障能源供应安全;第二,实施“大力发展新能源”战略,发挥新能源无碳、清洁的优势,提升新能源生产、消费占比,未来以新能源为主是必然趋势和必然选择;第三,实施“氢能生产革命”,加快与油气基础建设融合,布局氢能产业,要向油气、煤炭、电力等工业一样,建立我国氢气工业;第四,突破储能和新材料技术低廉化大众化,加大科技投入、工业试验,在太阳能、风能、水能、核能等方面实现规模化低成本利用。打通多种能源融合,实现生产、消费智能调配,大幅提高能源利用率、降低能耗,构建“智能源”管理体系。

非常规是一个战略性接替领域,需要国家和相关产业持续加大投入,大幅度降低成本,使“非常规”资源实现“常规”开采。

邹才能:从定位上说,我们国家已经实现从常规油气向非常规油气跨越式发展,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取得“革命性”突破,在“十三五”期间实现了工业化发展。

邹才能:目前,页岩气工业化实践发展很快,预计在未来天然气产量增长中占重要地位。但我们仍面临一系列理论技术问题:其一,陆相和海陆过渡相页岩气是新领域,基础地质理论和技术仍处于探索试验阶段;其二,我国页岩气在3500米以浅海相地层实现了工业化生产,但35005000米深层海相页岩气是产量增长主要方向,其核心关键技术尚未获得突破。页岩气生产的“卡脖子”技术还需要进一步攻关,生产技术仍需要进一步降低成本。

非常规油气工业化进程中,还可能有两场“革命”可形成产业突破,有望大幅度提高产量。

邹才能:要继续加大资金投入、科技创新力度、政策扶持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