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药学院院长论文造假?同组院士回应

辽东信息港 刘 欣2020-03-27 09:17:20
浏览

 

北大已完成调查:“不严谨”

今年1月,曾供职于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系的Elisabeth Bik在pubpeer网站上指出,北京大学药学院院长周德敏作为通讯作者或共同作者的6篇学术论文,存在明显的一图多用现象。其中包括一篇发在Science上的重磅论文。

重复的图片里面,有一组是同一个对照组,它们本来就应该是一样的。其他大部分是阴性对照组的结果或者无效的阴性数据。

北大药学院院长论文造假?同组院士回应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针对该论文,今年1月,Bik在pubpeer上提出了3处图片异常现象,均为实验病理图片重复使用。

被质疑的6篇学术论文中,最受关注的是一篇2016年12月发表在Science上的重磅文章。在这项研究中,周德敏/张礼和课题组以流感病毒为模型,发明了人工控制病毒复制从而将病毒直接转化为疫苗的技术。

周德敏简介

主要从事药物研发过程中新技术新方法的研究,方向包括新型抗病毒小分子、蛋白质生物大分子药物、药物靶点/生物标志物发现与确证等。[3]

另一位知情人士则透露,北大调查没有学术不端,但是涉及不严谨。

[3] ?classid=19

作为该论文的作者之一,张礼和告诉《中国科学报》:

论文发表后被国际同行评价为病毒疫苗领域的革命性突破、“驯服病毒的新方法”,并于2018年2月入选 2017年“中国科学十大进展”。[1]

[2]

不过,目前尚未见到北大的正式调查结果。关于此事的最新进展,《中国科学报》将持续关注。

对于这项研究的应用潜力,张礼和表示,周德敏课题组正在开展有关新冠病毒疫苗方面的工作。“但需要一个过程,做一个新药、新疫苗都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上述知情人士也表示,北大调查没有学术不端,但是涉及不严谨。

这让周德敏陷入涉嫌学术造假风波中。

3月26日晚,与周德敏同课题组的中科院院士、北大药学院教授张礼和回应《中国科学报》:“北京大学已经做过调查,发表的(论文)结果都没有问题。”

“(这项研究中)我们用细胞病变实验来高通量筛选可行的位点,细胞病变为阳性,细胞不病变为阴性。

例如,针对一组显示“心脏”实验结果的图中,Bik指出照片有部分重叠。周德敏展示了经静脉注射和肌肉注射两种方式的切片心脏组织标本染色原始数据,来自研究人员在不同部位拍摄的3次照片。

现任北京大学药学院院长、天然药物及仿生药物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2013)、“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2018)、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2019),担任科技部973首席科学家(2010)、全国生物候选药物牵头科学家(2013)等。

北大药学院院长论文造假?同组院士回应

“对于Bik的质疑,我们都作了回答,都是图片用错的问题。有的是不小心用错了,有的是本该用同一张,比如我们做筛选,一次筛选500个样品,用1个对照,讨论的时候几十个样品、几百个样品,都用这1个对照,就会导致图片重复。这些错误不会影响结论。发表的(论文)结果都没有问题。”

参考资料

 

目前,司龙龙在美国从事博士后工作。

3月26日晚,该论文一作司龙龙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解释:

[1]

北大药学院院长论文造假?同组院士回应

一位知情人士向《中国科学报》证实,论文实验结果已被第三方重复,一家公司正在利用该技术做相关疫苗。

正利用上述研究开发新冠疫苗

 

周德敏一一进行了回复。

除了在Science上发表的论文,被质疑的还有周德敏作为通讯作者或合作作者的另外5篇论文。

北大药学院院长论文造假?同组院士回应

对上述被质疑的论文,据周德敏介绍,他们研发的疫苗是活病毒疫苗,即保留了野生流感病毒完全的感染力,只是将它感染人体后在细胞内的复制和生产新病毒能力剔除了。通过这种方式保留了病毒感染人体引发的全部免疫原性,即体液免疫、鼻腔粘膜免疫和T-细胞免疫,而对人体的毒性被控制了。[2]

张礼和表示,今年1月前后,北京大学已对相关研究进行了调查,“没有问题”。

北大药学院院长论文造假?同组院士回应  

周德敏称,静脉注射和肌肉注射的照片太相似而被误用,呈现出部分重叠的现象。

它们包括:分别于2016年发表在Oncotarget和ChemBioChem、2019年发表在European Journal of Medicinal Chemistry和Chemical and Pharmaceutical Bulletin、2008年发表在Journal of Virological Methods等期刊上。

“我们将立刻联系Science进行勘误。”周德敏在当时的回复中表示。

我们当时就向Science提出勘误,Science同意勘误,应该现在已经按照Science的勘误流程在进行了。”

原始的数据产生了大概1700张图片,文章里面用了400张左右。在我们从那1700张图片提取出最终这400张的时候,有几张图片重复了。

研究者在保留病毒完整结构和感染力的情况下,仅突变病毒基因组的一个三联码,使流感病毒由致命性传染源变为了预防性疫苗;再突变3个以上三联码,病毒由预防性疫苗变为治疗病毒感染的药物,并且随着三联码数目的增加而药效增强。

Science上发表“驯服病毒的新方法”遭质疑

 

北大药学院院长论文造假?同组院士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