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月活过亿,持续亏损,B站值得一个A吗?

辽东信息港 刘 欣2019-06-15 03:09:03
浏览

一方面是业务量和用户量的持续上涨,另一方面,偶像粉丝与站内up主的炮火声还在网络世界里飘荡。B站在向外输出文化的同时,逐渐展露自己的野心。

直播和电商,正在成为B站非游戏业务的两个新增长极。之所以称作“新”,与其积极的布局息息相关。第一季度,B站新增6000位虚拟主播,这一直播类型,被寄予了快速增长的厚望。电商的火箭式上升,则得益于电商平台“会员购”销售业绩的迅猛上涨,此外,B站与淘宝的结合,有望成为撬动B站业务的未来杠杆。

  但游戏独大的单一结构,支撑不了B站的野心,过于依赖游戏业务,也会增加上市公司风险。董事长兼CEO陈睿曾在去年2月提到对B站营收结构的预测,“如果以三年为尺度,B站预计会有一半的收入来自于游戏,另外一半的收入来自于其他业务。”

  因而,相较于破亿,B站用户在使用过程中多项核心指标的大幅增长,或许能让人更清晰地判断产品的前景。

这里需要面对的两个关键词分别是营业费用和成本。

  总而言之,B站要出圈,靠的不是“鸡你太美”,而是财务报表上那一列又一列动辄上亿的数字。(于富途牛牛)

净亏损的增幅数字不容乐观,但在业务扩张和市场拓展阶段,亏损的存在几乎无可避免。横向比较宏观的中国互联网视频行业,净亏损几十亿的不少。现如今要求这些视频平台盈利,有点不尊重客观规律。

2018年,B站开始以低成本日漫、日剧为突破口,尝试引进海外小众影视剧集,如《非自然死亡》《真田丸》《产科医鸿鸟2》等,其中《非自然死亡》一度在全网引发话题讨论。B站企图用自己的发行能力打造爆款进而收割泛二次元用户。

  业务树的枝繁叶茂,让B站的营收增长和亏损都显得有迹可循。但即便有梦想、有资金、有投入,B站的出圈之路依然布满荆棘。

B站一季度营业费用4.96亿元,同比增长73%;成本支出11.84亿,较上年同期的6.5亿元增长81%,超过了2018年的平均水平。

游戏之于B站的战略意义不言而喻,自媒体“罗超频道”更是直言:“正是因为游戏业务的成功,让B站甩开了A站。”究其原因,在两个网站的业务拓展期,A站选择了电视剧,而B站选择了游戏,这成为一道分水岭。

而最近四年,B站连续亏损,2015、2016、2017、2018净亏损分别为3.735亿元人民币、9.115亿元人民币、1.838亿元人民币和5.65亿元人民币。盈利依然是B站的软肋,即便它已经学会了怎么赚钱。

B站的主要业务收入来源于四块,分别是游戏、直播和增值服务、广告、电商及其他业务。游戏一直是B站的强势业务,其在去年初的招股书中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游戏业务在2017年占总收入的83.4%,处于起步阶段的直播业务和广告业务,则分别占比7.1%和6.5%。

  北京时间5月14日,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公布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引发热议。

  财报显示,2019年Q1 B站总营收达13.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8%;平均月活跃用户达到1.013亿人,移动平均月活跃用户达到8860万人,分别较去年同期增长31%和39%。

譬如,今年第一季度,用户日均使用时长为81分钟,同比增长5分钟;月均用户互动量14亿,同比增长361%;日均视频播放量5.1亿,同比增长93%;付费用户570万,同比增长132%;月均活跃UP主同比增长150%。

  高粘度

显然,B站还怀揣着一个出圈梦:不仅要最懂二次元,更要最懂中国人。

第一季度财报公布后,陈睿也将B站营收和用户的双增长,归结为UP主创作的高质量内容以及直播、漫画等领域的内容驱动。可以预测,接下来B站对于内容这一核心业务的投入不会刹车,亏损或将持续。

老生常谈的问题是,当泛娱乐化改造盛行时,如何在保证二次元老用户不流失的前提下,迎合大众的文化口味?当源源不断的新用户涌入时,如何在吸纳的同时尽可能做到内容质量不下滑?

  图片来源于富途牛牛

  二次元十年沉浮,A站折戟,B站上市,谁也没有料到,当年自称AcFun后花园的bilibili,会在十年后引领青年文化,从一个自娱自乐的非主流“小破站”,发育成为一个撼动互联网世界的小巨头。

与此同时,主要用户群体由千禧一代向Z世代的全面过渡,在B站上表现得尤为明显。“春江水暖鸭先知”,整个第一季度,B站传递出全面布局Z世代文化产业链的信号。而根据相关机构在2018年底的统计,中国Z世代人群数量为1.49亿,这对于月活达到1.013亿的B站而言,既是时代留下的红利,也是一个清晰可见的目标。

  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在bilibili AD Talk营销伙伴大会上表示,“传统意义上的二次元内容,其访问量目前占B站总体的30%,依然是B站的显性特点。但泛二次元文化以及生活、娱乐、时尚等多元化兴趣已经成为B站内容重头。”

  如今的B站,显然是在朝着这个方向转变,一为尽快变现,二为脱下“游戏公司”的帽子。Q1财报显示,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收入达到2.9亿元,占比21%,同比增长205%;广告业务营收达到1.1亿元,占比8%,同比增长60%;电商及其他收入首次突破1亿元,占比7%,同比增长621%。

出圈梦

  在国内相对贫瘠的动漫市场环境下,B站成功把一个圈地自萌的二次元文化社区带向大众市场,它被誉为“最懂年轻人的B站”。但近年来,B站在深度挖掘既有品类的同时,平台内容也拓宽到了更多领域,譬如纪录片、国创、电影、综艺等。

月活过亿,一般被视为这类TO C产品的里程碑。在2018年第四季度,B站的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9280万,当时就有声音认为,只要维持住29%的增速,2019年第一季度月活破亿几乎是必然事件。

  以B站的成本支出为例,主要包括三个方面:收入分成成本、带宽服务器成本以及内容和版权成本。仅内容和版权成本一条,在今年4月完成7.34亿美元募资后,B站就曾宣称要拿出其中的35%(约18亿元人民币)来做内容,主要包括对优质内容的投资、购买和开发制作等。

老软肋

尽管本次公布的财报总体挺好看的,但无法忽视的一个现实是,这家明星企业一季度仍处于亏损状态,净亏损为人民币1.956亿元,较去年同期扩大238%。

同时,B站试水综艺、纪录片和网大领域,特别是深耕自制内容,通过内容合作投拍、出品、研发等方式,多线布局,引入更多元的文化节目,试图无限靠近大众市场,一步步从小社区迈向大平台。

游戏瘾

  财报中另一个值得注意的变化是,第一季度总营收中,B站的非游戏业务逐渐抬头。

  这几个数据表明,在用户数量平稳增长的同时,B站将平台受众和创作者的粘性均运维在一个很高的水平。有分析人士甚至表示,“B站的用户可能是国内所有视频平台中粘性最高的。”

2018年7月,B站被央视点名批评传播低俗内容,哔哩哔哩app全网下架一个月整顿整改。尽管那次涉及的是动漫作品,但平台上的流量越大、内容越多,质量把控的难度也就越大,这是圈层文化浓厚的平台在谋求出圈时所面临的共同命题。